EXHIBITIONS

勅使河原蒼風 x 野口勇

日期: 2020年12月11日-2021年1月31日 [冬季休館: 12月25日 – 1月1日]
地點: SHOP Taka Ishii Gallery(香港)
參觀時間採預約制。請通過電話填寫此表格聯絡我們。
SHOP將採取必要措施來預防冠狀病毒感染。

SHOP Taka Ishii Gallery將舉行於二次大戰後的日本藝術史留下顯著成就,花道草月流創始人勅使河原蒼風(1900年-1979年),和20世紀的重要雕塑藝術家野口勇(1904年-1988年)的雙人展。本次將展出勅使河原於50至70年代期間完成的版畫、立體作品、書法等創作,以及野口自1951年起著手設計的照明系列作品《明(Akari)》。

野口勇來我家時,曾過一番相當不錯的話
「插栽松枝,使其看似松木的話,那就不行了
要讓松枝看起來不像松樹,是很不容易的」
雖然他聲稱自己日語不好,我反倒覺得鮮有如此巧妙的
我最厭惡的一句話
「花插得如處在原野般自然」
就是個很好的對照
這句話,據傳是千利休所留下的,但我認為一定是愚昧後人的穿鑿附會

勅使河原蒼風《吾之花》日文版,Kodansha International出版,1966年5月,p.108

就像兩個年邁的梁上君子,我們志同道合,對於自身所探求之物,不相互自吹自擂,彼此之間有種感同身受的羈絆,我們完全保持著沉默。

野口勇〈關於藝術家勅使河原蒼風先生〉《幻》,求龍堂出版,1977年,p.11

勅使河原主張,花道並非一種憑藉花本身的美好,將花材不經修飾地插入花器之中的行為,而是傾聽花的話語,修剪、折枝而成的造型藝術。他曾留下論述,「花雖美/花道卻不見得美/一旦插入花材使其重生,花就不再是花了/一旦插枝重生,花就化為人了。」*

野口也曾提及,「面對天然的石材,我的想法時常使自己陷入困境,但是又必須在作品中展現出自我的風格。石材的原貌看起來實在太美,因此該以何種方式摧毀這美好的形態,需要極大的勇氣,得從失敗開始」。**他讚嘆石材渾然天成之美,亦在其上雕刻形塑,創造出許多靜謐寂寥卻又平易近人的石雕作品,令人感受不到石材原有的沉重或是堅硬等特性。

野口接受建築家安東尼‧雷蒙(Antonin Raymond)的請託,為讀者文摘(Reader’s Digest)的東京分社設計庭園,並於1951年來到日本,這是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第二度訪日。在該分社的落成典禮上,他與在現場展演花道的勅使河原相識。在50年代當時,勅使河原將現代藝術的實驗精神實踐於花道之上,在他著名的立體作品《群體(Mure)》(1953年)中,運用了過往花道中不曾被採用的鐵器等媒材,創造出許多由徒具形式的花道框架中獲得解放的前衛作品。而另一方面,野口則是對於日本史前時代的藝術抱有強烈的興致,於1951年經手設計廣島的平和大橋欄杆《建造(To Build)》和《啟程(To Depart)》,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日本文化的源流所在,也就是泛靈論的影響(其後於1952年竣工)。前往廣島的路上途經岐阜之時,當時的岐阜市長向他詢求對於當地傳統工藝品-岐阜燈籠的建言,因而促成了《明(Akari)》這個光的雕塑作品之誕生。此外,自1952年起,野口在北大路魯山人的門下受到埴輪和勾玉等古代文物的影響,期間所製作的陶器作品為數眾多,樸實之中亦具備了高度的抽象特質。

兩人對於彼此的創作本質皆有充分的理解,其後往來依舊密切。1977年,由丹下健三擔任建築設計的新草月會館,於東京赤坂動工期間,勅使河原蒼風與其子勅使河原宏一同延請野口為新會館一樓大廳的內部空間從事設計工作。該空間十分寬敞且構造特殊,面積約有540平方公尺,以層層階梯環繞著正下方的展演會場-草月廳,野口將各種不同紋理的巨型石材安置其中,完成了這個共有5層的岩石庭園。由天井灑入的自然光線充溢滿盈,並隨著時光荏苒產生變化,流水則由上層潺潺落於巨石間,水聲迴盪在整個幽靜的空間裡。這個卓絕群倫的石庭空間被命名為《天國》,成為草月會的花道展演空間,展出至今不計其數。

本展將以兩人頻密來往的50年代期間所創作的作品,並以《棘(Toge)》(1957年)及1951年起開始著手設計的《明(Akari)》系列作品作為主軸。勅使河原的《棘(Toge)》,乃是1957年6月舉行的第1屆東京國際版畫雙年展之參展作品;而野口的《明(Akari)》系列的3件作品,曾於1980年在草月會館的石庭《天國》舉行的「野口勇 勅使河原宏雙人展」中展出。

協辦單位:一般財團法人草月會

*勅使河原蒼風《吾之花》日文版,Kodansha International出版,1966年5月,p.109
**和泉正敏〈野口勇與《天國》和石材〉《野口勇展》,草月美術館出版,2002年,p.56

Press Release Download